赏析 注释 译文

采桑子·谁翻乐府凄凉曲

纳兰性德 纳兰性德〔清代〕

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
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

译文及注释

译文
是谁在翻唱著凄切悲凉的乐府旧曲?风萧萧肃肃,雨潇潇洒洒,房里点燃的灯烛又短瘦了,一个凄苦孤独的一夜,在烛泪中逝去。
不知道是什么事萦绕心怀,难以放下,醒时醉时都一样无聊难耐,就是梦里也没有到过谢桥。

注释
翻乐府:指填词。翻,按曲调作歌词。“乐府,本为汉代管理,祭祀、巡行、宫廷所用音乐的官署,亦称由官署采集来的民歌为乐府。后来将一切可以入乐的诗歌均称为乐府,容若词中取其广义,代指词。
瘦尽句:意思是说眼望着灯花一点一点地烧尽散作灯花,彻夜不眠。
萦怀抱:萦绕在心。

参考资料:

1、梦远主编,方鸣出版.纳兰词全解:中国华侨出版社,2013-11:《采桑子(谁翻乐府凄凉曲)》,134

译文及注释

译文
是谁在翻唱著凄切悲凉的乐府旧曲?风萧萧肃肃,雨潇潇洒洒,房里点燃的灯烛又短瘦了,一个凄苦孤独的一夜,在烛泪中逝去。
不知道是什么事萦绕心怀,难以放下,醒时醉时都一样无聊难耐,就是梦里也没有到过谢桥。

注释
(1)翻乐府:指填词。翻,按曲调作歌词,白居易《琵琶行》:“为君翻作琵琶行”;欧阳修《蝶恋花》:“红粉佳人翻丽唱,惊起鸳鸯,两两飞相向。“乐府,本为汉代管理,祭祀、巡行、宫廷所用音乐的官署,亦称由官署采集来的民歌为乐府。后来将一切可以入乐的诗歌均称为乐府,容若词中取其广义,代指词。
(2)瘦尽句:意思是说眼望着灯花一点一点地烧尽散作灯花,彻夜不眠。
(3)萦怀抱:萦绕在心。
(4)谢桥:谢娘桥。相传六朝时即有此桥名。谢娘,未详何人,或谓名妓谢秋娘者。诗词中每以此桥代指冶游之地,或指与情人欢会之地。晏几道《鹧鸪天》:“梦魂惯得无拘检,又踏杨花过谢桥。”纳兰反用其意,谓在梦中追求的欢乐也完全幻灭了。

本节内容由匿名网友上传,原作者已无法考证。本站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鉴赏

  纳兰的词中有一部分爱情词很朦胧,又无本事可寻,所以很难确定其所指。这首词便是这样。从词里所描写的情景来看,很像是对一位情人的深深怀念。通篇表达了一种百无聊赖的意绪。此阕《采桑子》无一字绮词艳语,而当中哀艳凄婉处又动人心魄,明说是“瘦尽灯花又一宵”,然而憔悴零落的又何止是灯花而已?不是不知何事萦怀抱,而是知道也无能为力。解得开的就不叫心结,放得下的又怎会今生今世意难平?纳兰容若这样深情的男子,哀伤如雪花,漫天飞舞不加节制,悼亡之作苏子之后有纳兰,可是容若之后谁还能做悼亡的凄凉曲?嫁了这样的男人不要想着白头到老,因为情深天也妒,注定要及早谢幕留爱情佳话来让人怀念。

  上阕侧重写景,刻画了萧萧雨夜,孤灯无眠,耳听着风声、雨声和着凄凉乐曲声的氛围与寂寞难耐的心情;

  下阕侧重写不眠之夜,孤苦无聊的苦情。词情凄惋徘恻,哀怨动人。下阕紧承上片“瘦尽灯花又一宵”,扣住彻夜未眠,进一步诉说自己百无聊赖的心绪:“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不知道何事萦绕心怀?清醒时意兴阑珊;沉醉也难掩愁情。无论是清醒或是沉醉,那个人始终忘不掉。

  晏小山《鹧鸪天》词有“梦魂惯得无拘检,又踏杨花过谢桥”句,不知是何因缘,连一贯严谨的理学家程颐都拜倒其冶艳之下,极之赞许。容若此处更翻小山语意:“梦也何曾到谢桥?”纵能入梦,就真能如愿到访谢桥,与伊人重聚吗?相较于小山的梦魂自由不羁能踏杨花与伊人欢会的洒然,容若的孤苦凄凉斑然若现,以此句结全篇,语尽而意不尽,意尽而情不尽。

  整首词以清婉笔调写相思,相思也仿佛临风而动,萦人怀抱。风也萧萧,雨过天晴也萧萧,醒也无聊,醉也无聊,又是凄凉又是缠绵,并非雕琢之语。灯光瘦尽亦是人神伤消瘦,一字镂尽风神,尽得其妙。

参考资料:

1、梦远主编,方鸣出版.纳兰词全解:中国华侨出版社,2013-11:《采桑子(谁翻乐府凄凉曲)》,134
纳兰性德

纳兰性德

  纳兰性德(1655-1685),满洲人,字容若,号楞伽山人,清代最著名词人之一。其诗词“纳兰词”在清代以至整个中国词坛上都享有很高的声誉,在中国文学史上也占有光彩夺目的一席。他生活于满汉融合时期,其贵族家庭兴衰具有关联于王朝国事的典型性。虽侍从帝王,却向往经历平淡。特殊的生活环境背景,加之个人的超逸才华,使其诗词创作呈现出独特的个性和鲜明的艺术风格。流传至今的《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富于意境,是其众多代表作之一。

猜您喜欢
赏析 注释 译文

冬夜书怀

王维王维 〔唐代〕

冬宵寒且永,夜漏宫中发。
草白霭繁霜,木衰澄清月。
丽服映颓颜,朱灯照华发。
汉家方尚少,顾影惭朝谒。
赏析

送张舍人佐江州同薛璩十韵(走笔成)

王维王维 〔唐代〕

束带趋承明,守官唯谒者。清晨听银蚪,薄暮辞金马。
受辞未尝易,当是方知寡。清范何风流,高文有风雅。
忽佐江上州,当自浔阳下。逆旅到三湘,长途应百舍。
香炉远峰出,石镜澄湖泻。董奉杏成林,陶潜菊盈把。
范蠡常好之,庐山我心也。送君思远道,欲以数行洒。
赏析

奉和圣制暮春送朝集使归郡应制

王维王维 〔唐代〕

万国仰宗周,衣冠拜冕旒。玉乘迎大客,金节送诸侯。
祖席倾三省,褰帷向九州。杨花飞上路,槐色荫通沟。
来预钧天乐,归分汉主忧。宸章类河汉,垂象满中州。
赏析

资圣寺送甘二

王维王维 〔唐代〕

浮生信如寄,薄宦夫何有。来往本无归,别离方此受。
柳色蔼春馀,槐阴清夏首。不觉御沟上,衔悲执杯酒。
赏析

送崔五太守

王维王维 〔唐代〕

长安厩吏来到门,朱文露网动行轩。黄花县西九折坂,
玉树宫南五丈原。褒斜谷中不容幰,唯有白云当露冕。
子午山里杜鹃啼,嘉陵水头行客饭。剑门忽断蜀川开,
万井双流满眼来。雾中远树刀州出,天际澄江巴字回。
使君年纪三十馀,少年白皙专城居。欲持画省郎官笔,
回与临邛父老书。
赏析

田家

王维王维 〔唐代〕

旧谷行将尽,良苗未可希。老年方爱粥,卒岁且无衣。
雀乳青苔井,鸡鸣白板扉。柴车驾羸牸,草屩牧豪豨.
夕雨红榴拆,新秋绿芋肥。饷田桑下憩,旁舍草中归。
住处名愚谷,何烦问是非。
赏析

送严秀才还蜀

王维王维 〔唐代〕

宁亲为令子,似舅即贤甥。别路经花县,还乡入锦城。
山临青塞断,江向白云平。献赋何时至,明君忆长卿。
赏析

沈十四拾遗新竹生读经处同诸公之作

王维王维 〔唐代〕

闲居日清静,修竹自檀栾。嫩节留馀箨,新业出旧阑。
细枝风响乱,疏影月光寒。乐府裁龙笛,渔家伐钓竿。
何如道门里,青翠拂仙坛。
赏析

送平澹然判官

王维王维 〔唐代〕

不识阳关路,新从定远侯。黄云断春色,画角起边愁。
瀚海经年到,交河出塞流。须令外国使,知饮月氏头。
赏析

黄雀痴(杂言走笔)

王维王维 〔唐代〕

黄雀痴,黄雀痴,谓言青鷇是我儿。一一口衔食,
养得成毛衣。到大啁啾解游飏,各自东西南北飞。
薄暮空巢上,羁雌独自归。凤凰九雏亦如此,
慎莫愁思憔悴损容辉。
© 2023 等落诗词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