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析 注释 译文

小重山·花院深疑无路通

贺铸 贺铸〔宋代〕

花院深疑无路通。碧纱窗影下,玉芙蓉。当时偏恨五更钟。分携处,斜月小帘栊。
楚梦冷沈踪。一双金缕枕,半床空。画桥临水凤城东。楼前柳,憔悴几秋风。

译文及注释

译文
  梦中来到曲折幽深的花园里,树枝繁茂好像无路可走了。绕过回廊,突然看到心上人站在绿纱窗影下,美如一朵玉芙蓉。两人的情话还未说完;晓钟已经敲响,这着实令人可恨。怀着痛苦和感伤的心情洒泪分手,那清冷的月光斜照在小窗户上。
  可是好梦不长,往事又是那样令人沉重。一觉醒来,眼前只有两只金缕枕头,身边那半床空荡荡的。所思念的人远在京城东边的临水小楼上,河上有一座小桥。楼前的杨柳已经历了几度秋风,心上人也经历了几番失望和憔悴。

注释
词牌名:又名《小重山令》。《金奁集》入“双调”。唐人例用以写“宫怨”,故其调悲。五十八字,前后片各四平韵。
玉芙蓉:喻美人。玉是美好,芙蓉是荷花。
五更钟:晓钟。一夜分为五更,此指第五。
分携:分手,分别。帘栊:窗户。帘指窗帘、门裎,栊(话豫)是窗户。
楚梦:宋玉《高唐赋》里有楚怀王与巫山神女在梦中相会的事。后用来形容好梦不长。此谓双方分离已久。踪:脚印,足迹。此处指梦中之往事。
金缕:金线。
凤城:指京城。 憔悴:形容人瘦弱,面色不好看。

参考资料:

1、陆林编注 .宋词 白话解说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1992 :114-115 .
2、 顾易生,徐培均,袁震宇主编 .宋词精华 :巴蜀书社 ,1995 :259 .

鉴赏

  此词抒写情侣离别相思的情怀。整首词化景物为情思,语弥淡而情弥深。

  写与恋人离别相思之词,方回还有《菩萨蛮·彩舟载得离愁动》一首。男主人公在抒发了初别的痛苦之后,曾经无限哀怨地发出“良宵谁与共?赖有窗间梦。可奈梦回时,一番新别离”的感慨。这首词则是写别后经年,相思成梦,梦回凄凉的真实情景。一为设想,一为现实,分别从不同的侧面表现了主人公对所恋之人的诚挚深情。

  第一句“疑”字用得极妙。这个“疑”,当然是男子之“疑”,然而细细推敲.却又不似现实中之“疑”。因为心上人所居之“花院”,即使是“深”;也决不会无路可通,所以,它应该是梦中之“疑”。“梦魂惯得无拘检,又踏杨花过谢桥”(晏几道《鹧鸪天·小令尊前见玉箫》)。相别日久,朝思暮想,以致因情生幻,“灵魂出窍”,在梦中跋涉千里,来到了过去曾经和心上人欢会的旧地。夜阑人静,月明星稀,看着那花木繁茂,曲折幽深的花园,不禁产生出“近乡情更怯”般的疑虑:”这一次相会是否能够如愿呢?是不是会有人从中作梗呢?……“这种种忐忑不安的测度借“疑无路通”表现出来,真是写得迷离惝恍,像煞梦境。

  第二句重点在“芙蓉”上。《西京杂记》卷二说卓文君姣好,眉色如望远山,脸际常若芙蓉,以后有“芙蓉如面柳如眉”(自居易《长恨歌》)、“强整娇姿临宝镜,小池一朵荚蓉”(李殉《临江仙·莺报帘前暖日红》)等句,都是以“芙蓉”来喻美人,这里也是这种用法。方回在“芙蓉”之上加以“玉”字,前面又限以“碧纱窗影下”之绝美环境,真是形神俱现,呼之欲出。主人公拂柳穿花,孑孑前行,刚刚绕过那幽雅的回廊,已经看到心上人伫立在如梦如幻的朦胧碧纱窗影下,似玉琢芙蓉,娘娩婷婷,顾盼生辉,笑颜以待。玉人之俊秀,一见之乍喜,俱在不言之中。

  第三句写良夜何其,欢娱很短。正当两人意惬情浓、热烈缠绵之际,东方已白,晓钟发动,这不能不使人产生“偏恨”的感慨。句首的“当时”,应是既指今梦,亦指昔时,是梦亦真,是虚亦实,动荡变幻之中,语语沉着,令人神伤。

  第四句写分别。“明月不谙离别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晏殊《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在晓钟的声声催促之下,两人在户外执手依依,洒泪相别,那清冷的月光斜照在帘栊之上,更增添了别离的痛苦和感伤。景中含情,情景交融,使上片的欢会在一派凄凉的氛围中结束。

  过片健笔陡转,将上片一笔喷醒。沈祥龙《论词随笔》谓:“词换头处谓过变,须辞意断而仍续,合而仍分。前虚则后实,前实则后虚,过变乃虚实转捩处。”这一句即承上启下,由虚入实。宋玉《高唐赋》谓楚怀王与神女在梦中相会,故词句以“楚梦”借指上片的情事。蓦然惊觉,梦冷踪沉。残月残烛,空虚寂寞。眼前精心绣制(也许即为心上人亲手所绣)的金缕双枕,反衬出他此时的孤独;身边空荡荡的半床鸳被,更使他黯然销魂。这两句与上片形成鲜明对比,是全词的词眼所在。

  结拍两句,又化实为虚,从对面写起。男主人公这时正远在天涯,而他所恋的女子却远在京城东边一角。由上句的“双枕”、“半床”,很自然地联想起对方对自己的思念。不过词人并没有像“今夜郎州月,闺中只独看”(杜甫《月夜》)那样直接去写对方,而是以楼前杨柳几度秋风、几度凋零来暗示女方“妆楼颐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柳永《八声甘州》)的失望和憔悴,赋情于物,亦物亦人,“木犹如此,人何以堪!”。

  这首词上片写梦中相会,是虚;下片写梦回凄凉,是实。然而词人于虚中处处用实笔,使上片虚而若实;于实中却化实为虚,使下片实中有虚。特别是词的结拍,由己推人,代人念己,“不以虚为虚,而以实为虚,化景物为情思”(范唏文《对床夜语》),语弥淡而情弥深。所以无怪乎陈廷焯对《东山词》至有“笔墨之妙,真乃一片化工”之赞叹。

  《宋词选释》评日:“此词由‘窗下’而‘分携’、而‘沈躞’,层递写来,渐推渐远。结处‘秋柳’、‘城东’,寄怀更远,觉情韵弥长也。”

参考资料:

1、周汝昌,唐圭璋,俞平伯等著 .唐宋词鉴赏辞典 唐·五代·北宋 :上海辞书出版社 ,2011 :900-902 .
2、 冷成金著 .唐诗宋词研究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5 :256 .
3、 李文禄 宋绪连主编 余冠英 杨仁恺 张震泽 刘万泉顾问 .古代爱情诗词鉴赏辞典 :辽宁大学出版社 ,1990年 :748-749 .
4、 朱明伦等编著 .古代情词三百首 :辽宁大学出版社 ,1997 :153-154 .
贺铸

贺铸

  贺铸(1052~1125) 北宋词人。字方回,号庆湖遗老。汉族,卫州(今河南卫辉)人。宋太祖贺皇后族孙,所娶亦宗室之女。自称远祖本居山阴,是唐贺知章后裔,以知章居庆湖(即镜湖),故自号庆湖遗老。

猜您喜欢
赏析 注释 译文

冬夜书怀

王维王维 〔唐代〕

冬宵寒且永,夜漏宫中发。
草白霭繁霜,木衰澄清月。
丽服映颓颜,朱灯照华发。
汉家方尚少,顾影惭朝谒。
赏析

送张舍人佐江州同薛璩十韵(走笔成)

王维王维 〔唐代〕

束带趋承明,守官唯谒者。清晨听银蚪,薄暮辞金马。
受辞未尝易,当是方知寡。清范何风流,高文有风雅。
忽佐江上州,当自浔阳下。逆旅到三湘,长途应百舍。
香炉远峰出,石镜澄湖泻。董奉杏成林,陶潜菊盈把。
范蠡常好之,庐山我心也。送君思远道,欲以数行洒。
赏析

奉和圣制暮春送朝集使归郡应制

王维王维 〔唐代〕

万国仰宗周,衣冠拜冕旒。玉乘迎大客,金节送诸侯。
祖席倾三省,褰帷向九州。杨花飞上路,槐色荫通沟。
来预钧天乐,归分汉主忧。宸章类河汉,垂象满中州。
赏析

资圣寺送甘二

王维王维 〔唐代〕

浮生信如寄,薄宦夫何有。来往本无归,别离方此受。
柳色蔼春馀,槐阴清夏首。不觉御沟上,衔悲执杯酒。
赏析

送崔五太守

王维王维 〔唐代〕

长安厩吏来到门,朱文露网动行轩。黄花县西九折坂,
玉树宫南五丈原。褒斜谷中不容幰,唯有白云当露冕。
子午山里杜鹃啼,嘉陵水头行客饭。剑门忽断蜀川开,
万井双流满眼来。雾中远树刀州出,天际澄江巴字回。
使君年纪三十馀,少年白皙专城居。欲持画省郎官笔,
回与临邛父老书。
赏析

田家

王维王维 〔唐代〕

旧谷行将尽,良苗未可希。老年方爱粥,卒岁且无衣。
雀乳青苔井,鸡鸣白板扉。柴车驾羸牸,草屩牧豪豨.
夕雨红榴拆,新秋绿芋肥。饷田桑下憩,旁舍草中归。
住处名愚谷,何烦问是非。
赏析

送严秀才还蜀

王维王维 〔唐代〕

宁亲为令子,似舅即贤甥。别路经花县,还乡入锦城。
山临青塞断,江向白云平。献赋何时至,明君忆长卿。
赏析

沈十四拾遗新竹生读经处同诸公之作

王维王维 〔唐代〕

闲居日清静,修竹自檀栾。嫩节留馀箨,新业出旧阑。
细枝风响乱,疏影月光寒。乐府裁龙笛,渔家伐钓竿。
何如道门里,青翠拂仙坛。
赏析

送平澹然判官

王维王维 〔唐代〕

不识阳关路,新从定远侯。黄云断春色,画角起边愁。
瀚海经年到,交河出塞流。须令外国使,知饮月氏头。
赏析

黄雀痴(杂言走笔)

王维王维 〔唐代〕

黄雀痴,黄雀痴,谓言青鷇是我儿。一一口衔食,
养得成毛衣。到大啁啾解游飏,各自东西南北飞。
薄暮空巢上,羁雌独自归。凤凰九雏亦如此,
慎莫愁思憔悴损容辉。
© 2023 等落诗词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